Saturday, August 06, 2005

評《魔鬼中隊》(Ghostrider One)


評《魔鬼中隊》(Ghostrider One)
原著:Gerry Carroll
譯者:龔怡祖
出版者:星光出版社
出版日期:1995年三月

今年,2003年初,美國為了鞏固中東石油供應無虞,出兵伊拉克,推翻海珊政權。12月逃亡的獨裁者海珊被美軍緝獲,即將受審。美軍駐紮伊拉克還要多久,又是一個國際間爭議的焦點。美國總統布希再一年自己有場選戰要打,伊拉克情勢怎麼善了,考驗一干政客的政治操弄技巧。(我沒有說「政治智慧」)但是,等下達撤軍命令前,多少軍人要陣亡異鄉?

電影「捍衛戰士」內,湯姆‧克魯斯的大隊長對他說:「我們不訂定政策,那是政客的事。我們是執行政策的工具。」這是民主政治體制軍人的宿命。

時空拉回35年,本書的年代,1968年春天,地點在越南。美國派遣大軍執行其二戰以降的圍堵政策,希望南越不為共黨赤化,以符合美國利益。而北越軍以抵抗帝國主義侵略,高舉越南民族主義旗幟,大舉南下,圍點打圍,步步逼近包圍了由美國海軍陸戰隊駐守,位於越寮邊界戰略要地的溪山基地。美軍奮勇抵抗,死傷慘重,陣地指揮官不幸殉職。海軍攻擊機飛行員轉任陸空連絡官的迪克‧艾夫特里少校臨危受命,率陸戰隊殘部繼續奮戰。吉姆‧霍根中校率A-4攻擊機中隊及時趕到,實施空中支援,終於遏止北越軍潮水般攻勢。

作者Gerry Carroll為退役海軍飛行員,曾獲飛行優異十字勳章,但是沒有軍事背景的讀者閱讀他的作品,並沒有負擔,可以立即進入緊湊,有張力的飛行之旅。如果曾經玩過模擬飛行電玩的讀者讀此書,可以比較一下文字描寫的魅力絕對不輸電玩搖桿。

書中場景更勝電影畫面,我摘錄一段美軍以C-130力士型運輸機運補溪山基地的情形:

這架大型螺旋槳運輸機『碰』地落到了跑道上,飛行員反轉四副螺旋槳,讓速度很快減低。飛機迅速滑離跑道,在裝卸區掉了頭。不等機身停穩,後艙的跳板就已放下,二十幾個黑影衝出機艙,立刻鑽進或被拖進了許多權充下客站的散兵坑或壕溝裡。

最後一個人才剛衝出機艙,越軍第一輪的迫擊砲彈就落地開花了,把C-130運輸機後方很遠的地方炸得紅土四濺。兩個用塑膠膜包裹的大貨箱被推滾出後艙,停在地面上,飛機向前移動了幾呎後,又有三個貨箱被推下來。艾夫特里看見機組人員中有一個人向外招了招手,幾個黑影從地上一躍而起向運輸機衝去,每兩個身影之間拖著一只深色的屍袋。在這些人拖著他們的包袱跑進飛機的後艙時,迫擊炮的砲彈也無情地逼近了。

當最後幾個身上幾乎都綁著顯眼的白色繃帶的人影向跳板衝去時,艾夫特里聽到C-130的發動機增加動力,巨大的機尾已經開始向前移動。兩發迫擊砲彈在飛機身後大約五十呎處爆炸,有兩名傷兵倒地,被幾個膽量過人的傢伙連抱帶拖地送進了後艙。至少,艾夫特里想,等他們到了醫院後,就再也不用忍受每天遭到五次的砲擊了。

C-130開始轉上跑道,迫擊砲彈則在後面緊追不捨。當它快轉完彎時,一枚炮彈恰好在左翼的下方爆炸了,機身微微搖晃了一下,燃料開始從一號發動機與翼尖之間的外側油箱裡洩了出來。當這架飛機滑上了跑道時,艾夫特里能看到副翼和升降舵正在最大操作限度間上下擺動著,飛行員正在以他有生以來最快的速度檢查飛機的操控及損壞程度。即使是飛行員在進行檢查的時候,這架飛機也沒有停止向前滑行,而發動機的吼聲也隨著加足馬力而越來越響。顯然,除非這架力士飛不了了,否則就是死也要離開這個鬼地方。

這架巨大的飛機開始緩緩加速,將緊追不捨的迫擊砲彈甩在了身後。迫擊炮手們正近乎瘋狂地快速修正彈著,其中一名炮手不是特別幸運便是特別訓練有素,就在飛行員要拉起機頭起飛的一剎那,他將一枚砲彈擊中了C-130正前方的跑道中心。艾夫特里見狀倒抽了一口冷氣,料定這下隨著力士型運輸機翻滾向外圍鐵絲網的,將是一團巨大的火球。

不料這架飛機只搖晃了幾下,便從煙塵中騰空而起,大角度地向上爬升,並傾轉機身避開山頭,在爬升大約七百呎後鑽進了雲層。

這樣寫法,是不是像電影鏡頭?

本書的譯者相當稱職,審稿葉弘,編輯陳以音也有很好表現。軍事小說翻譯最怕軍語錯誤,本書出現軍事用語多能以我國軍現行用語對應,值得嘉許。

我認為《魔鬼中隊》是寫越戰小說的經典,他描寫美國軍人在一場「不知為何而戰,為誰而戰」的戰爭中,克盡厥職,充分發揮軍人專業,只求get the job done. 本書另一個使我稱讚之處,就是沒有無聊的愛情鏡頭,什麼軍官到曼谷或香港渡假,遇到一個女孩,陷入熱戀這種灑狗血的情節。

五萬七千名美國軍人死在越南,1975年北越統一越南。希望美國現在的政客,對伊拉克情勢做睿智的決定。

No comments: